做“钱塘江水的搬运工”就得担起责任 发布时间:2019/01/14 浏览次数:1355

摘自《青年时报》第A03版 2018年12月12日

记者 张鹏


水是一座城市的命脉。夜间,当大多市民进入梦乡之际,杭州的各大自来水厂依然有工人在辛勤地工作,将自来水输送到杭城的千家万户。

沈光耀是九溪水厂的一位班组长。九溪水厂建于上世纪90年代,几乎从建成时起,沈光耀就开始在这里工作了,在自来水流程操作、设备检查等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

22:00

水厂情况、操作流程已很熟

交班时仍不能有丝毫马虎

晚上10点,一辆白色的面包车从九溪水厂大门口驶出,往之江路方向开去。“这是我们的班车,把中班的下班工人送去市区。”沈光耀说。

沈光耀今年49岁,从业近30年的他,家住离九溪水厂不远的双浦镇。

“我们九溪水厂有五个班组,按照三班倒的模式上班。”沈光耀说,早班是从上午8点到下午4点,中班是下午4点到晚上10点,晚班是从晚上10点到次日早上8点,“一般来说,每个班组一个月会轮到6次晚班。”

“现在有三台大泵在进水,4台在出水,出水量是2.3万立方米/小时……”在班车出发前,中班的班组长和沈光耀在水厂的中央控制室开了一个十多分钟的小会,交接了一下目前水厂运行的情况。

“水厂的情况、操作的流程,我们每位水厂工人都已经很熟了。但是自来水的事关系重大,容不得半点马虎,所以在每次交班的时候,必须要交接清楚。”沈光耀解释。

22:30

30年间自来水水质提高40倍

甚至超过不少矿泉水

在九溪水厂的中央控制室里,摆着六台显示屏,上面显示着水厂各台机组的运行情况。

自来水的生产流程一般来说是这样的:钱塘江的江水,经过取水泵进入水厂,先进行臭氧预氧化。随后通过配水井进入沉淀池,在药剂的作用下,沉淀去除泥沙。之后再经过砂滤池过滤,在碳滤池进行深度处理后进入清水池,同步消毒处理,最后通过出水泵进入杭城的供水管网。

经过这一系列的处理,自来水的出厂水质浊度可以达到0.1NTU以下,远远优于国家标准1NTU的要求。

“这个水质不但可以直接饮用,而且比市面上不少矿泉水的水质都要好。”沈光耀1988年进入杭州水务系统,对于水质的提高他感触很深,“可以说,这些年来,随着技术的革新,杭州的自来水水质是越来越好了。我刚参加工作那会儿,自来水的浊度是4NTU左右,30年间水质提高了40倍。”

23:00

最重要的工作是设备检查

天气越恶劣越易出问题

给班组成员开完会,沈光耀开始了晚上最重要的工作——设备检查。

现在的杭州自来水厂自动化程度很高,按钮一按,各机组就可以开始工作。自动化程度高,意味着可以更精准地制水,但是越精密的仪器,有时候也越“娇贵”,需要有人不断地检查,排除隐患、故障。

“别看我们这里只是一座自来水厂,各种设备、厂房不少,走一圈要一个半小时到两个小时,有一万多步呢。”沈光耀说。

在九溪水厂,一些机组、泵机是建在室内的,而像过滤池、沉淀池之类的都在户外。水厂位于之江地区,一面靠钱塘江,周边空旷,少有高层建筑。晚上的风特别大,必须要顶着风撑伞,否则根本撑不住。“今晚的风其实还算好,算是比较正常。要是台风天,你不抓着围栏,风能把你吹到池子里去。”沈光耀笑着说。

“你们台风天也出来巡检吗?”记者问。

“那当然,台风天也不能断水啊。而且,越是这种恶劣的天气就越容易出问题,我们更要加派人手巡逻。”

24:00

“看、听、摸”诊断“病症”

在强噪音中听出问题经验很重要

设备检查如何进行?沈光耀手持巡检端手机,总结出来三个要点“看、听、摸”。“看”,这点不难理解,各台机组上的显示屏有各种参数,观察参数是否处于正常值范围之内,如果发现异常,及时用手机拍照或摄像,记录异常情况同步上传至双重预防平台,维修人员能立即收到设备保修信息,会视紧急情况在规定时间内安排人员进行修理。

相比于“看”,“摸”就难很多了。“机组其实就和人一样,人有脉搏,机组工作时也会振动。‘摸’,就是用手摸感受机组的‘脉搏’。正常运行时,振动会很有节奏感,但如果机组出现问题,就能感觉到一些异动。”沈光耀说。此外,“摸”还能感受机组的温度,如果机组“发烧了”,也摸得出来。、

最难的,应该还是“听”。人的脉搏没有声音,但机器工作时噪音着实不小,特别是在一个密闭的房间内,多台机组同时工作,那声音只能用“震耳欲聋”来形容。在提升泵房,4台提升泵正在运行。只待了不到两分钟记者就有点受不了了,用手机上的噪音软件测试了一下,接近90分贝。但这些声音对沈光耀来说似乎没什么大的影响。他先是“看”“摸”,然后凑近机器“听”了起来。而且并不是只听一下,他还上上下下甚至趴在地上“听”了好几遍。

“机组每个部位发出的声音都不一样,比如电机,它的声音是‘嗡嗡’的,而轴承则是‘吱吱’的。”沈光耀解释。

记者也对着机组试着听了一下,除了满耳的噪音,什么都没听见。

“经验很重要,干得久了,才能感受到不同。”沈光耀笑着说。

●他说

我是双浦人,从小就在钱塘江边长大,现在又在钱塘江边的九溪水厂工作了30年。对于这里,我有很深的感情。钱塘江是杭州人的母亲河,套用一句语来说,“我们是钱塘江水的搬运工”。自从我来水厂工作后,每当遇到停水,我就会接到少则七八个、多则十多个亲戚朋友的电话,询问什么时候恢复供水。所以,我能切实感受到身上肩负的责任,保障民生之饮、护佑生态之灵,构筑健康、可持续的水世界,是我们这份工作的职责。

00:45

要时刻警惕防范突发状况

最怕遇到的是断电

第一轮巡查结束了,沈光耀回到中央控制室。

“一般晚上我们会检查两轮,中间的时间我们就待在这里,观察监控系统中机组的运行情况。”沈光耀说。

“那现在可以稍微眯一下休息休息吧?”记者问。

“当然不行!”沈光耀说,一方面,他们需要时刻关注显示屏上各台机组的数据是否正常;另一方面,需要防范突发状况,“水厂最怕遇到的是断电,特别是在雷雨天,九溪水厂这个位置周边空旷,比较容易遇到雷击。”

遭遇雷击时,会出现0.1秒的失压,也就是瞬间断电。一般这么短时间的断电,普通家用电器是不会受到太多影响,比如电灯可能只会闪一下。但是水厂不同,这里有大量高精密度的机器,具备雷电保护装置,会自动跳闸。所以,需要有人在厂区内巡检,人工操作将关闭的机器开启。

“重启机器需要尽快完成,否则供水就会受到影响,所以我们每个月也会进行培训,确保应急反应的速度。”沈光耀。

03:00

天亮前最易感觉疲乏

用巡检吹冷风的方式提神

一般来说,凌晨3点至5点,沈光耀会进行晚班的第二轮巡检。“虽然已经上了十多年的夜班,但我到现在也不是太习惯,觉得也不会真的有人完全能适应熬夜上班吧。”沈光耀笑着说,到凌晨3点左右,他们也会感觉疲乏,所以选择在这个时间去巡检,走一走,吹吹冷风,也可以给自己提提神。

沈光耀说,困倦的时候最喜欢去水厂里的配水井。钱塘江水经过取水泵进入配水井,从这里再分别流入四个沉淀池。配水井这里就像是个大型的喷泉一般,轰鸣的水声,飞腾的水汽,确实能将脑中的倦意驱散一空。

●画外音

九溪水厂与南星水厂、清泰水厂、祥符水厂、赤山埠水厂并称为“杭州五大水厂”。九溪水厂建于上世纪90年代,目前的供水能力为60万立方米/日,占杭州市区总供水能力的35%,覆盖城西、城中、丁桥、之江、老余杭等120万人口。

去年底,九溪水厂完成了饮用净水改造工程一期。目前,九溪水厂的水源来自钱塘江,等到千岛湖供配水工程完成后,千岛湖水将进入包括九溪水厂在内的杭州各大水厂,流入杭城千家万户。